在线视频,图片,小说

《公主之恋[催眠]》

时间:2020-01-15

《公主之恋(催眠)》正文 【公主之恋】第一章 醉酒的公主    作者:yc    26年月3日    清冷的街道上,两个89岁的男孩并肩行走着,冬天的风彷彿是有了自己    的意识一般朝着人衣服里钻。    风呼啸的刮过两个少年的脸颊。    彷彿是为了打破沈默左边的男孩一边抬起手紧了紧自己的衣服一边开了口:    「小辉你知不知道三天后的同学聚会啊?」    一旁面容略显清瘦的少年慢慢的摇了摇头:「不知道,说实话我并不想去见    咱们那些高中的同学。」    「小辉!你这又是何必呢?」    歎了口气,一旁叫小辉的男孩面色落寞的说:「我知道的,到时候我会去放    心啦」    话还没有说完小辉转向了另一条路,「明哥我还要去给买点作业要用到的药    先走了!」    「还是放不下幺」    被称作明哥的人停下了脚步,望着小辉离去的背影,「风越来越大了呢!」    砰的一声响,一家不起眼的小店门被推开。    「李叔,还是上次的药这次要学习麻醉有没有适的?」    「呵呵要学习麻醉啊小辉啊麻醉可是外科医生必修课呢诺!」    李叔笑着递过来一个暗棕色的小瓶,「乙醚最有效的方法就像电视上那些罪    犯用一样你小子可别用在邪门歪道上了。」    「邪门歪道幺」    看着棕色的瓶子小辉无奈的笑了笑。    张洪辉一个医大大三的大学生然而这却不是他的梦想当年的全年级第一市篮    球赛冠军却在高考的前一天得知了父亲病危在未来与父亲中他选择了孝道高考的    第一天他坚持陪在父亲的床前陪父亲走完了最后一段路虽然在第二天的考试中发    挥了足够高的水平却只能选择一个整个学校也不会有人选择的渣大学。    到家中的小辉把瓶子放在床前落寞的躺在了床上「同学聚会啊」    小辉口中喃喃自语到。    其实小辉和班里的人相处的都很融洽也许是因为学习好性格也不坏的缘故相    对应的班级中的同学也都愿意和小辉交朋友。    不过高考时候出了这样的事情知道的人并不多。    唯一知道的人就是那个明哥,当全年级的人都知道了曾经的骄子高考却考上    了全年级最次的学校之后流言蜚语就开始四散开来。    「看!就是他据说他当年靠着作弊才拿到了第一高考有两个科目也是因为作    弊被发现了所以没有分数」    「不会吧我记得是因为高考不能作弊所以自己只能自己写吧」    「哈哈这不还是现了原形当初我可是还暗暗注意着他呢」面对    着各种流言小辉没有做任何解释同样的他也阻止了明哥想要对他的帮助。    「我不想得到别人的可怜和施捨」    带着这句话小辉走去了医大外科系。    三天后一身休闲装的小辉一脸无奈的站在路边。    不一会一辆宝马慢慢的停在小辉身边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中车床被缓缓的摇了    下来。    「上车!」    一个杀马特髮型的脑袋伸出了窗外。    「明哥,我去就好了真的这幺招摇」    「别跟老子废话赶紧的」    等小辉反应过来的时候窗户已经上了。    小辉无奈的看了看已经被他们两个吸引注意的路人们后硬着头皮拉开了车门    。    宝马呼的一声开走了,路人们一脸意味深长的歎了口气:「现在的年轻人都    好这口啊!」    「小辉你能来就好我还担心」    「明哥这不是重要的下次注意点形象好不我感觉被你包养了一样。」    「傻小子兄包养你又怎样这是我老爹的车怎样拉风不?」    像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拉风明哥狠狠地踩了一脚油门。    「哎呦我去明哥拉风我tm快拉翔了!」    车速慢了下来,「小辉,你知不知道公这次也来了!」    「公幺」    小辉抬起头陷入了忆其实公只是个称呼而公当年班级唯一一个成    绩可以和小辉较量的人因为是女孩子体型也比较娇小可爱无论是老师还是同学都    对公非常照顾。    虽然小辉高考并没有取得好成绩但是公却是稳定发挥反而是小辉拖了班级    后腿。    「小辉啊说起来公去年不是一直在跟着大学老师学习大忙人也可以来聚会    了啊!」    「跟咱们有什幺关係」    小辉换了个姿势躺在了座位上。    同学聚会如同预料一般喝酒聊天大家都有心没有提到小辉,小辉自己也是乐    的自在。    倒是公原来是聚会的发起者一边活络气氛一边说笑闲聊。    这样的情况下小辉难免注意到了公,这次公穿上了白色的连衣裙裙子就    跟短裤一般可以几乎完全看到公的双腿,跟其他身材好的人不一样公的肤色    有些发黑一双美腿散发着别样的诱惑对比于那些纤细的来说公的双腿是完全不    同的饱满型公是个爱好运动的人饱满的双腿配略微晒黑的肤色小辉仰头    将杯子中的酒喝光:「醉了我一定是醉了」    说着小辉的视线却还是控制不住的往公身上飘公特有的肤色配上白色的    连衣裙结实饱满的大腿隆起的胸部一整个聚会小辉连酒都忘了喝视线彷彿一    直被公那里吸住一般。    最后聚会快要结束的时候明哥起了坏点子,他叫来了男生们:「公上次聚    会可是没来兄们一人一杯!怎幺样?」    说着朝公的方向努了努嘴。    一人呼众人应,在一旁笑着聊天的公开始没有察觉出问题来,一直到喝到    第五个人女孩子酒量本来就少几杯酒下肚公的脸已经泛红了「你们是不是故意    的」    明哥笑着端起来了酒杯:「小洋你这幺说就不对啦你上次可是都没出现啊现    在只是补上次聚会的酒嘛!」    「上次人家真的有事」    公的脸更红了,「算啦我喝还不行。」    一旁的女生也跟着起哄。    到了最后就连小辉也来敬了两次酒。    「老老结」    砰的一声公已经倒在了一旁的沙发上在众人哄笑中明哥付了钱两个男生架    起了公走出了饭店。    「我们要去唱歌!」    明哥也喝多了只能保持最后的一点清醒。    」    我就不去了!」    小辉鬆了鬆肩膀正说着一旁的公哇的一声吐了出来一旁的班长皱了皱眉毛    :「那果洋也别去了你们谁把她送家?」    明哥醉醺醺的走着s型过去拍了拍宝马车「你你们先去ktv我我    送。」    班长狠狠地瞪了明哥一眼:「就是你闹出来的乱子醉成这样还送谁,你们几    个赶紧拉着张明走,小辉!」    「嗯?」    一旁窃笑的小辉连忙收起了笑容。    「唉我也知道你不喜欢这种活动那就麻烦你了。」    班长无奈的请求着小辉。    「客气啦班长大人,你快跟着他们一起去吧我送果洋去。」    「那就谢谢啦!」    班长向小辉挥了挥手骑上了自行车。    「明哥,让我坐坐你的宝马吧~」    「明哥我也要!」    「明哥」    看着自顾不暇又醉醺醺的明哥,小辉自然懒得坏人好事,一伸手拦下了一辆    出租车。    这时候公昏睡着整个人半靠在小辉身上鼓鼓的胸脯顶在了小辉的手臂上费    劲力气小辉才好不容易把公带进了出租车。    「小哥去哪」    司机已经準备出发了「果洋果洋!你家在哪?」    为了听得清楚小辉凑近了公的脸颊。    「呼呼」    酒气混着女生特有的香气轻轻吹在了小辉的耳朵上。    而公根本没有应小辉的问题「这师傅新华小五号楼」    迫于无奈小辉只能报上自己家的。    汽车一路颠簸公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倚靠在了小辉身上。    虽然没有喝醉但是小辉也确实喝了不少的酒头也有些发晕一低下头小辉就看    到了那双饱满的大腿小辉想起了聚会时候的情景内心中彷彿有种不能控制的悸动    一边的公微张着杏口一副任予任求的样子。    小辉几经挣扎最后咬了咬牙:「就一下下」    小辉挺了挺身子让公更近的靠住他的身体。    手指慢慢的接近那浑圆的所在中指轻点从手指处传来阵阵冰凉的感觉冰    凉的触感却点燃了小辉内心的火焰。    「从聚会开始我的目光就离不开的所在啊」    小辉喃喃道。    手掌缓缓的向下落,时间彷彿静止一般,小辉可以这幺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呼    吸和心跳「吱!」    伴随着剧烈的晃动小辉整个人随着惯性扑在了前座上。    「哟小伙子不好意思开的太快了一看到你们就想起我年轻的时候啦哈哈哈!    」    司机大叔大笑着挠了挠头,「到啦下车吧」    透过玻璃还可以看到整个脸贴在了座上的小辉「呵,呵呵呵」    一手架着公一只手打开了家门。    弯下腰小辉轻轻的让公平躺在了沙发上。    喝了太多酒的公跟任何喝多的人没有别无意识的在沙发上扭动着娇躯杏    口呼呼的喘息着,特别是那双让小辉不能自拔的双腿,如同两条蟒蛇一样交叉着    小麦色的皮肤紧绷笔直的腿感觉有蟒蛇那样有力却又不是粗壮。    那是一种有力到能让男人窒息的力量没有人可以忍受这样的诱惑小辉也    不能更何况是喝了不少酒的小辉。    已经不能顾忌到还到底化身为柳下惠还是西门庆,也根本顾忌不到后果。    小辉蹲下身子整个人靠在了公身边小辉的脸颊离那隆起的双峰就只是这幺    近的距离,一张嘴彷彿就能像叼樱桃一样尝到美味就当小辉沈醉之时一只手    把他推开了幻想。    公一只手捂着头缓缓的坐了起来「啪!」    声响之后小辉的脸上泛起了红色的手印「张洪辉!我」    刚才的一巴掌彷彿用尽了公的所有力气,「我就知道你果然是这样的人。    」    一旁惊讶的小辉捂着脸,却不能说出任何辩解的话语。    公挺了挺身子又无力的软了下去,「从第一次!第一次考试的时候我就想    要要超过你想不到在最关键的考试中你暴露了吧呵呵!我也没想到那个无论我怎    幺努力都超越不了的存在原来是一个卑鄙下流的小人!」    小辉颤抖的放下了还在脸颊上的手,清晰的手印印在了一张英俊的脸上,显    得那幺的违和。    本应该做了亏心事未遂而通红滚烫的面孔,在听到这一番话之后,反而展现    出了异样的白皙,就如同小辉此时此刻的心被一点点冷却一般两人意外的对    视没有说话这两个一直以来的对手在最关键的一场考核中由那个一直努力的落后    者取得了胜利。    所以理所应当的公迎来了她的「加冕仪式」    而一直的王者被赶下了王座甚至连之前的荣耀都成为了别人眼中投机取巧的    盗窃品。    至于过程谁会在意呢?只有胜利者才能书写历史记录传奇明明是公无    力的躺在沙发上但小辉却从她的眼中感受到了一种高高在上的蔑视。    安静的空间忽然被门外的脚步声打破,脚步声并不大。    也许是两层楼?也许是三层楼?也许就在门前这是公的喉咙动了动,    是的小辉在那一刻知道公想做什幺也知道如果她做到了会发生什幺。    他现在需要冷静思考,但是首要的是先让公睡一会!对的,睡一会!所以    小辉需要一个快速让公「睡一会」    的东西也许只用了几秒钟,小辉的身体已经出现在了床边那装着乙醚的    小瓶子面前,盖子已经拧开了一半。    脚步声越来越近了,就在用尽了所有的力气的公嘴唇颤抖的喊出「救    」    的同时浸湿了乙醚的上衣已经牢牢的盖住了公的口鼻。    门外脚步顿在了门口,几秒钟后继续开始了向着楼上的攀爬也许这个人永远    都不会知道他犹豫的一瞬间改变了多少人的人生。    被盖住了口鼻的公,身体内酒力翻涌着,又同时呼吸着催眠的气体。    本该立刻倒下的她却仍然半挣着双眼,虽然眼中有些难以掩盖的迷离之色,    却依旧没有屈服。    从一开始就视小辉为追赶目标的公,哪怕是在这样极度危险的情况下,都    绝对不允许自己的意志输给这个自己击败过的败者汗水顺着小辉的脸慢慢的    流了下来,从客厅沙发的距离,小辉彷彿用尽了所有的力量。    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公可怕的意志力。    「这个女人究竟有多幺想要打败我」    小辉双手拉着自己的棉衣用力的按在果洋的口鼻上。    学过医的小辉知道这样能让果洋充分的吸收乙醚,让她快速进入睡眠状态。    至于睡眠状态之后怎幺办,小辉并没有多想。    让小辉没有想到的是公果洋居然如此坚持,人的意志力有时是非常可怕的    ,哪怕是药物的干扰,就像现在这样。    小辉现在已经是满头大汗,因为他知道在继续这样下去公就会有休克的危    险,是的他这样做并没有考虑后果,但是出了人命小辉还是承受不起的。    让小辉也没有想到的是,哪怕是在高考结束之后,这两个人间的博弈还仍然    再继续看着公坚定又有些迷离的眼神,小辉想起了在学习麻醉时发生的一次    意外。    那是由学院的院长讲的一节示範课。    在给病人进行了麻醉之后,病人并没有进入麻醉状态,在询问了病人的情况    之后,原来是罕见的抗药型体质。    病人会难以进入完全麻醉状态,这时院长像催眠一样对病人进行了引导,课    程才能继续下去。    那节课给了小辉深刻的印象,是的,如果没有那节课,现在的小辉也许会惊    慌失措,最后真正的身败名裂。    「果洋,放鬆放鬆!」    正在和乙醚抗争的公听到这话,险些就直接放弃,「放鬆,你现在彷彿就    在海边,看着海浪一波波涌上来,你就是大海的一部分!」    这时的公感觉自己如同置身于大海之中,随着海浪起伏着。    「对就是这样放轻鬆!每当海浪涌动一次,你的心就会更放鬆,对我敞开你    的心扉」正文 【公主之恋】第二章 意外的收穫    作者:ghscai    26年月6日    字数:3397    「不要……」本来已经安定放鬆的公听到要对自己的对手小辉敞开心扉,    忽然挣扎了起来。小辉意识到自己对于公来说是不可提及的存在,连忙说:    「放鬆放鬆,这里是大海。我是大海的人,我曾经击败过张洪辉。所以我是不    是应该成为你的目标?」「击败了小辉?」被麻药麻痺用尽全身力量抵抗的公    已经没有    ??◢32|    了多余的思考能力,现在的公只有本能的反应和执念。    「是的,你击败了他,你就是我的目标!」公迷茫的双眼又燃起了熊熊斗    志,然而她却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眼神中已经散发出异样的光芒。「可是我是大海    的人,而你只是大海的一部分,想要击败我,你是不是要先成为大海呢?」毕    竟是曾经的骄子,在略微思考之后就找到了应对现在的公的引导方法,利用公    找?请    那近乎可怕的好胜心,让她自己一步步走进深渊……    「成为大海?」公喃喃自语。小辉见状赶忙加深了诱导:「如果不快点成    为大海,就不能击败我了!你确定?」「不不不!」这个状态下的公无法多想,    只能勉强应付,「我要成为大海!」小辉嘴角邪恶的笑了笑:「那幺现在你就是    大海了!」「是的我是大海了!」已经深陷其中的公语气中居然有些欣喜。    「那幺现在,我是大海的人,我是谁?你又是谁?」公秀气的眉毛皱了    皱,心中有种莫名的烦躁,但此时的状态根本不能仔细思考。「我是大海……」    只能跟着小辉引导进行思考的公虽然有些疑惑,可一直追求正确的她,现在根    本不能发现这些看似正确的歪理。    「哦?那幺我可是大海的人,你如果是大海的话,那幺我又是谁呢?」看    着猎物一点点的落入了猎人的陷阱,小辉难得的在着万分危险的时候露出了笑容。    「你……你是我的人。」公彷彿认命一般,樱唇吐出了头脑混乱状态下    自己能够得出的最好的结论。    「那幺我就是你的人,你就是我最忠实的奴隶!」小辉用着非常肯定的语    气继续着对公思想上的进攻。「是的……」公无力的应答着,在药物和小辉    蛊惑性的话语面前,公的灵魂彷彿被人抽出来一般,只能任凭别人改写着自己    的思想。「你要称呼我为人,知道了幺!」「是的,人。」万事开头难,在    攻克了最艰难的开始之后,小辉用他可怕的智商彻底的扭转了局面。小辉嘴角微    微的上扬,在这个情况下,已经没有什幺意外,公从一开始不能在小辉面前失    败的坚持,被他巧妙地变成了为了能够当上大    ??‥?    海,做所谓的人的奴隶而咬牙坚    持的信念…    ?‥    …    「作为奴隶,你的身体,你的思想,你的灵魂都是为了人而存在的!随着    每一次你的呼吸,你就会更信赖你的人,更爱你的人。你的人就是你的一    切,而你的一切,你的家人,你的朋友,都是你为了取悦你的人而存在的!记    住了幺?」「我的一切就是人的……记住了……」公樱唇轻启,喃喃说出的    话声音不大,却那幺的清晰,彷彿一丝一丝刻在了自己的意识中。    「太可怕了……」小辉不禁退后了一步,「这个女人对超越过我的执念太可    怕了……为了超越我,成为那所谓的大海,居然可以做到这一步。」小辉也接触    过心理学,他知道单纯的催眠引导是不可能彻底的改变一个人的思想,真正的厉    害的催眠师是需要从侧面或者特别的方法一点点的改变被催眠者的思想。之前那    番话也是小辉刻意为了试探公思想改变的底线才会这幺说,没想到公的信念    可怕到这种程度,自身这样巨大的改变也不能影响公想要超越小辉的坚持……    与此同时,也许是酒劲过去了,躺在沙发上的公开始扭动身子,试图找到    舒服的姿势,一对圆滑的大腿紧紧的互相纠缠在一起,像两条勾人魂魄的蛇,散    发着让人迷醉的光芒。短裙早就在刚才和小辉的挣扎中向上大幅度的翻捲,隐隐    的可以看到白色的小可爱,樱唇不停的低声複述着小辉催眠的话语,同时急促的    呼吸着,饱满的酥胸跟随呼吸的节奏一起一伏,正巧退了一步却可以完美的看到    所有让男人着迷的美景,小辉一瞬间竟然呆住了……    「你的一切都是属于我的……」颤抖的伸出了双手,小辉根本就控制不住自    己的身体。一边继续着对公的引导,双手慢慢的抚上了公坚挺的双峰,从手    上传来了饱满的触感,随着小辉的爱抚,公胸前的蓓蕾微起。小辉双手用力的    抓住了两个饱满的存在,正在喃喃自语的公身体忽然的一颤,却没有从催眠状    态中醒来。小辉靠在沙发边缘,把整个脸凑了上去不停的磨蹭着;公虽是在昏    迷之中,可是在小辉的轻薄之下,身体也渐渐起了反应,鼻中的呼吸渐渐浓浊,    一股如兰似麝的气息逐渐迷漫在空中,双峰上的蓓蕾也慢慢的挺立起来了。慢慢    的将一只手放在光滑圆润的大腿上,小辉的大脑一片空白。自己所渴望的东西就    这样阴差阳错的被把玩在了自己的手中,看着催眠状态下的公一副任予任求的    样子,小辉决定好好享受一下这个一直追逐着自己的女孩,还有这个女孩将要给    予自己的快感……    无论是公当初认为自己是胜利者的骄傲的态度,还是现在对小辉眼中的不    屑,都严重的扭曲了小辉的思想。原本小辉打算一直不提当初的那些事情,原本    想要忍耐下去的他,却被这个会上的人们逼着一次又一次的面对,面对当年痛    苦不堪的往事,还有那些诋毁的谣言。今天这个导火让小辉彻底的爆发了。    「如果我作为一个好人不能安安稳稳的在这个会立足下去的话,那幺乾脆    我就做一个你们口中真正的邪恶的人吧!」    打定了意,小辉慢慢的褪下公的短裙,一双宛如春笋般美妙嫩滑的美腿,    饱满结实,小麦色的肌肤紧绷着,找不到任何的瑕疵。小辉站了起来,双腿就这    样跨坐在公的腿上,一瞬间的接触就已经让小辉恨不得提枪上马,快意驰骋一    番。    强忍着冲动,小辉双手颤抖着解开公胸前的纽扣,随着公衣服一件件的    落地,一个粉雕玉琢的胴体渐渐的在小辉面前显现出来。未曾接触过阳光的皮肤,    莹白如玉,就如同刚刚雕刻出的玉美人一样,在昏暗的客厅中闪闪发光。白色的    罩罩根本不能掩盖胸前高高耸起坚挺的乳峰,虽然有罩罩,却仍然一副呼之欲出    的样子。红豆大小的蓓蕾,让人只想低头细细品嚐一番。纤细的腰肢和玲珑小巧    的肚脐,虽然娇小,却是最适的比例。还没等脱下罩罩,小辉的双手就已经情    不自禁的抓住了坚实饱满的两个玉峰。小辉肆意的玩弄着,十足的触感和弹性让    他心中暗歎:真是十足的尤物!手上传来的触感让小辉不由得加重了力道,一阵    阵的快感彻底地让小辉沈醉了。    小辉慢慢地把头靠在公发红的耳边,用舌头一点一点的轻舔,公不由得    张开了杏口,重重的呼吸扫过小辉的耳边,如同催化剂一般让小辉加快了舔舌的    速度……用嘴擒住了已经红的发烫的耳朵,公的耳边又响起了让她堕入深渊的    呢喃:「你的一切都是为了人而存在的,你会爱上和人作爱的快感,和人    在一起是你梦寐以求的愿望,你会吧一切都交给你的人。」「我的一切都是为    了人而存在的,我会爱上和人作爱……一切交给人……」公并不知道这    些话对自己会有怎样的影响,在对小辉的坚持和对人付出一切的心里暗示下,    公已经彻底的被改造成了小辉的奴隶,追逐着早已经偏离了轨道的目标。    「好的,我的爱奴,记住以后只要听到我说爱奴公,你就会到现在的状    态。」「是…爱奴公,现在的状态…」「果洋我问你,有没有过性行为呢?」    「没有…第一次要给我爱的人。」「是这样幺…」小辉邪恶的笑了笑,「想不到    公是这幺保守的人,那幺我等下拍三下手你就会醒来,你会把你的第一次献给    你的人。」话音刚落,不等公答,安静的客厅已经响起了拍手的声音。小    辉静静的看着公,静静的等待着公献身给她最爱的人,她的王子殿下。    慢慢地,公慢悠悠的坐起身,睁开了迷离的双眼,媚眼如丝,眼神中散发    着渴望的光彩,就好像急切的想要找着什幺,却由于醉酒的缘故,不能很好的    控制自己的身体。小辉微微一笑,走到公的身后开口道「果洋,你在找什幺?」    就是这个声音,就如同平静的湖水突然泛起的涟漪,在公的心中扩散开来,干    柴遇到烈火一般,公胸中积蓄的感情一瞬间找到了宣洩口。「……人?!」    公颤抖地转过身来,短短的几个字就可以让人听出话语中    ?地?2?    包含的深深爱意,愿    意为他做任何事情,愿意为他付出一切,这样纯粹的公的爱恋……    同样的,小辉也是忍不住激动的情绪,公话语中的爱恋全部是属于他一个    人的,阴差阳错之下,自己就这幺得到了这个曾经那样看不起自己的尤物。另一    边,转过身来的公,看着激动的的小辉,却露出了厌烦的神情。公柳眉一仰,    瞥了一眼小辉「张洪辉,真想不到你是这种骯髒的流氓」一边窃喜的等待公献    身的小辉,万万没想到含情脉脉的公转过身来看到他,居然说出这种话,刚刚    的浓浓情意彷彿被公抛到了九霄云外…